“非典”?“萨斯”?“SARS”?
  朱春敬

如果我问你,时下全国人民正在奋力抗击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叫什么?你会马上回答到:叫“非典”哪,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问。如果我问你,“非典”是什么意思?你可能回答到:它是“非典型肺炎”的简称。如果我再问你,“萨斯”和“SARS”是什么意思?恐怕你就回答不好了。
其实这三个词的所指是同一事物,都是这种目前人类还不完全了解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非典”是我国的叫法,之所以叫“非典”是为了区别于传统的、普通的、一般来说不难治愈的那种肺炎。“萨斯”是英文缩写词“SARS”的读音的汉语音译。“SARS”是由英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每个词的第一个字母缩合而成的,意思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
同一事物三个名称叫我们如何取舍?“非典”的叫法其实不科学,从意义上讲,它是表明了这种病是非典型性的肺炎,也就是说传统的肺炎是典型性肺炎,“非典”是非典型肺炎。但我们不禁要问:肺炎有几种?这个问题不难回答,肺炎就是肺炎,不分种类,无所谓典型不典型。新出现的这种病不是单纯肺部发炎的问题,它是这种病的病毒进入人体呼吸道后若医治无效会导致人死亡的病症。倒是英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的意思,即“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比较贴切。从意义确切角度讲,对这一疾病应该叫“萨斯”或“SARS”。然而,合理的名称不一定就被大多数人接受,不合理的名称也不一定就不被接受,我们都能感受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放着“出租车”不用却用“的”,不合理的“打的”的使用比合理的“坐出租车”、“打车”的使用要普遍得多。“非典”的说法尽管不合理,但由于它已被国人接受,恐怕它的使用不会让位给“萨斯”、“SARS”的。从“非典”现在又衍生出“抗典”(抗击非典)、“恐典症”(对非典的恐怕心理)等词,使“典”成为一个能构词的语素了。
另外,“萨斯”这两个汉字的写法无法让人想到它表示疾病,而“SARS”的英文全称太长,英语不到一定水平者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因而也不易被中国人接受。当然,我们也不能把话说得太绝对,这三个词在我国的使用情况还得经受一段时间的考验,才能更清楚